正文 第1428章 須彌幻境 文 / 覓食之野豬

    【公眾號開通了小說、漫畫、vip電影,全免費無廣告。速度添加,微信點添加朋友公眾號搜索: landaozhekou 或者中文搜索(嵐島折扣)】

    紅孩兒嚼著飯菜勸道,“父王,斗戰勝佛這兩天真的沒少幫咱們。3秒鐘記住--筆下中文網單字母全拼(WWW.bxzww.com)”

    牛魔王嘆息一聲,干了一大碗,又斟滿對沉香道,“沉香兄弟,昔日老牛多有得罪之處,還望海涵。從今往后,咱們就是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沉香舉起碗,眉目間已見成熟道,“牛大叔,真的成了朋友,還望你高抬貴手,放了百花姨母。”

    牛魔王沉吟不語,倒是身旁的紅孩兒站起身道,“沉香,不是我父王不重朋友,此番逃出天廷,玉帝一定會派兵征討我父王的,若真放了百花仙子,只怕我們真沒有對抗天庭的資本了。”

    眾人都是一陣沉默,究其原因,還是因為陳凡實在太強大了,若是沒有陳凡在,哪怕牛魔王綁了百花仙子,想要自保也不是什么難事,玉帝總不可能為了一個小小的花仙,把如來佛祖請來。

    可現在因為陳凡,牛魔王根本不敢放了哪怕是一丁點的籌碼,最終眾人依然沒有談成,各自散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瑤池雕欄回廊中,哪吒跟在緩緩散步的玉帝身后道,“陛下難道真沒看出來嗎?百花仙子一案,斷然和楊戩脫不了關系,娘娘一直在袒護楊戩。

    娘娘一而再,再而三地袒護楊戩,是愛惜楊戩的本事,但陛下一定要提防楊戩,切莫姑息養奸,養虎為患。”

    玉帝腳步一頓,龍顏不豫,不由得放重了語氣,“這個朕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哪吒垂首,口中卻接著道,“陛下,此番牛魔王能夠上天,多虧了沉香,不知道赦免三圣母一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牛魔王沒有伏法,百花仙子也沒救出來,一件事情做得有頭無尾的就到朕這兒來邀功請賞,你說,朕該怎么辦?”玉帝玩味的看向哪吒。

    哪吒想了想道,“那要是百花仙子給救了出來,沉香也立功了,到時候娘娘會不會說此事歸她管了?”

    玉帝自然瞧得出哪吒在極力袒護沉香,沉香有多大功績,到時候都是李靖父子說了算,自己若因此赦免了三圣母,只怕天界思凡之風更加猖獗,自己也拿不準,一旦天條形同虛設,他的存在也就沒有了任何意義。

    可是君無戲言,先前既已答應了哪吒酌情考慮此事便不能輕易矢口否認,便想出個折中之法,將態度中立的太白金星派到李靖帳中做監軍,到時沉香的功績大由太白金星上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真君神殿,密室中,敖聽心照例問到外面的情況,陳凡依然滿腹的心事,有人能聽,正好宣泄,再加上四公主魂魄只能暫時存于定魂鼎中,因此也不必瞞她,便將殿上事說了。

    四公主沉默一會,“你是真的想殺死百花姐姐?”

    陳凡想起她們是好姐妹,不愿惹場口舌紛爭,反正事已至此,也殺不了百花,只說道,“百花仙子是天下群芳首領,牛魔王不敢殺她。”

    敖聽心不明白他的心事,猶在追問,“那你為何給自己找這個麻煩?”

    陳凡理了理思路,將如今的打算告訴了敖聽心,“沉香畢竟勢單力薄,我將事情全推在牛魔王身上,逼反了他,必將成為沉香一大助力。”

    沉吟一會,事情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,只要利用得當,小心應對,事情還是按照他的設想走下去,因此他的心情漸漸好轉笑道,“更何況牛魔王的兒子紅孩兒也不簡單,如今又拜在觀音座下,如果沉香運氣好,能請動佛門出面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陳凡召集老二,老四和老六在臥房議事,老六不知陳凡心思,細細回想當時陳凡被丁香一拳擊飛的奇事,“那丁香明明是個凡人,她怎么會有如此法力可以擊飛二爺,難道是孫悟空?這也不至于啊,當年孫悟空全力一擊在二爺身上,二爺都沒反應。”

    陳凡道,“我本就沒打算傷害丁香,當時撤去了法力,丁香又吃了仙丹,想來那仙丹有什么問題。”

    老四道,“二爺,再這樣誤會下去,您與沉香之間,將來恐怕真的沒有緩和的余地了……”

    陳凡剛想說話,姚老四卻是突然吸了吸鼻子,“哪兒來的一股酒氣啊?”

    經他這樣一提醒,眾人也都察覺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酒味,陳凡略一凝神,猝然看向榻邊銅爐。

    一只金色蜜蜂伏在上面,見陳凡看它,迅速撲向陳凡,卻被陳凡一掌揮開,梅山兄弟尚未找到蜜蜂的位置,卻見一大團蜂群憑空沖了過來,將老四的整個頭裹得密不透風。

    老四凄慘的呼痛聲里,陳凡迅速將額心銀光射出,數不清的蜜蜂趨得不見蹤影,一只蜜蜂邊向外逃邊被迫現了原型,變作金甲孫悟空的模樣。

    梅山兄弟奔出殿外,駕著筋斗云的孫悟空早就逃得連影子都看不見了,陳凡淡淡的皺了皺眉頭,心道僥幸,幸好他沒回老四的話,否則那猴子必然會告知沉香,到時候一切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是孫悟空。”姚老四捂著臉忍痛道,陳凡一揮手,木屬性的法力籠罩住老四,老四的臉立刻恢復原狀。

    孫悟空見無人追來,才略放了心,抬手按住自己肩上灼痛的傷口,被陳凡的神目所傷,得養上好一陣子了。

    哪吒托他在真君神殿看住陳凡,見他喝得爛醉本想罷了,他自己卻執意逞強要來真君神殿,結果偷雞不成反啄一把米,只是孫悟空卻沒心思想這個,剛剛老四的話他也聽見了,卻不解其意,楊戩與沉香有什么誤會?這是什么意思?心中隱隱約約有一個想法,卻始終想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二爺。”康老大從外間快步走進,“二爺,王母娘娘讓您去瑤池見駕。”

    幾個兄弟雖不放心陳凡的身體,卻也無可奈何,畢竟懿旨難違,更何況這位娘娘的脾性又是眾所周知的刻薄專斷,不是好得罪的。

    陳凡剛剛駕云到瑤池,王母卻是直接開口道,“若沉香果然建功,只怕陛下就有任何沒法不赦免三圣母了,你心里也是這么想的吧?”

    “臣只是為天規威嚴著想。”陳凡淡淡說道,說到底,他如今的權勢,哪怕是王母也奈何不了,只要他自己不作死,三界之內,沒有人動的了他,與王母,也只是合作者罷了。

    王母斜倚在金尊臥椅上,“沉香不除,天廷秩序就難以維持。”

    陳凡眸色一凜,見她手中幻出一卷金底鑲玉畫軸,“二郎神,本宮再送你一件制勝法寶,只要你盡心,我相信這次他絕對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王母嫣然笑著,素手微舉,將畫軸拋至空中展開,只見畫軸左上角掛著一串翠玉風鈴,畫面中央,卷著魅惑危險的海藍色漩渦,自帶不容違抗的呼嘯風聲。

    “每個人都有**,但由于每個人身處的環境,身負的責任,做人的原則等諸多要素錯綜復雜,制約著他的**,在對**的選擇和放棄之間,其實蘊藏著很大的玄機。”王母裊娜起身,壓低了聲音,將語句吐得悠揚婉轉,攝人心魄,“有的時候選擇意味著失去,而放棄,往往卻意味著擁有,這個風鈴可以準確地折射出你的心智,如果你的心智受到了影響,風鈴就會響。”

    陳凡閱歷無數,自然瞧得出這件法器的不凡,大羅金仙女媧出手煉制的東西,哪怕是他,也必須要謹慎應對,并且又是王母親藏,當然更加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心底不禁生出一股強烈的不安來,他的本能告訴他這是一個陷阱,定了定神,耳邊王母娓娓如煙的聲音仍在無形地壓迫著他的每一根神經。

猜你喜歡

扑克牌两张牌玩法